365bet官网中国官网

您的当前位置是:首页

文化研讨

潮州人听潮州大锣鼓

时间:2014-03-11 阅读: 陈再藩

  潮州人听潮州大锣鼓,总是乡音融着乡情,亲切无比。

  自小对大锣鼓的印象,来自两个场合,一是柔佛古庙每年正月的游神。
  黄昏后,几公里长的游神队伍排列开来,整个新山市便浸浴在化不开的民俗节庆气氛里。龙狮、麒麟、八仙、高跷、花车等五花八门的伴游节目排定之后,海南、客家、广肇、福建和潮州五帮所供奉的神明,才逐一起驾。相对于福建帮洪元大帝游行时如雷电穿云、石破天惊之势,潮州人的“大老爷”元天上帝是众神明中“台步”最缓和的了。起驾时,潮州大锣鼓队骤然间密锣紧鼓:乐手将大锣高高举过头,锣槌急急扣击,锣声像火花样爆开;一面硕大深凹的”深波锣”荡起一阵金铜声波,向四面八方辐射开去;高尖的唢呐声拔旗而飞,一种王者的气势叫几百名早已兴奋高亢的汉子,爆发出刚烈之声。神轿抬起,巍巍然竟有抬动一座山岳的感觉。
 
  潮州大锣鼓伴奏潮州人游神的“音乐与舞蹈”关系,我想,我是自小便熟悉的。但这感觉从隐约的潜意识里骤然浮现的一幕,是千禧年在新山演出的《南方之路》史诗歌舞剧里《庙会》的那个环节。导演陈清水是潮州人,他巧妙地录取一截新山人的潮州大锣鼓,为这段表演“吊味”。露天广场上上万名观众错愕片刻后,掌声亮如春雷。
  大锣鼓的“神圣”性格,真是无法理性地诠释与分析。
 
  大锣鼓的另一个印象,来自葬礼。
  不管逝者何人,大锣鼓一点也不丧气的雄浑铿锵之声,似乎总能为他最后的一截人世行程,进行一次庄严的“洗礼”。但这种夹杂撕裂哭声的鼓乐,于我总是惊心动魄,叫我自小便情不自禁地想躲避。
 
  直到最近,近距离看新加坡司鼓陈欣荣师傅,汗流浃背地带领新山镇安古庙练《关公过五关》套曲,才看出鼓乐声中的戏剧情节和情绪。大鼓如关刀,击法变化无穷,时而宛若汉营夜思,时而爆射如单骑突关。锣、钹、大小唢呐,风云激荡,雷电交织。古战场上的历史形象,在鼓乐骤停时,竟化为乐手们一阵仰天大笑,声如洪钟。
 
  走出游神和送殡的固有形象,这支大锣鼓队渐渐脱胎换骨,因为,这个月底,鼓队将从“小汕头”新山,飞往潮州大汕头,参加第一届国际潮州锣鼓观摩赛。
 

  中国来的邀请函,竟说民间鼓乐已是“濒危物种”,我又怎能不敲锣打鼓地下笔,为这趟寻声寻根之旅“送风”呢?

(传自新山)

? 2012 潮州王伉传统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本站网络实名:潮州市王伉传统文化研究会

服务信箱:czwkctwhyjh@czwkctwhyjh.com 备案编号:粤ICP备130075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