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是:首页

文化研讨

返潮州,营老爷!

时间:2014-03-07 阅读:次

陈再藩

  几年前,我引用了一段民国初年形容潮州府城青龙古庙游神的文字来形容新山市柔佛古庙游神的盛况。那是沈敏1937年在《潮州年节风俗谈》一书中所写的几句话:
  “花灯美景,百戏杂陈,鼓乐喧天,爆竹震耳,游人达十万余,全城如醉如狂……”
  其实,潮州游神或潮语另称“营老爷”的庙会民俗活动,我心遥想己久,却不曾亲临其境。而青龙古庙(亦即安济王庙)这场“全城如醉如狂”,历史悠久,号称潮州营老爷之冠的民俗盛会,在64年前也因“封建迷信”之名而被禁办了。
  2007年柔佛潮州八邑会馆的民俗文化考察团初访潮汕,带去了一片特别请马国纪录片导演黄巧力剪辑的《人与神狂欢的嘉年》以介绍新山。
  这短片只区区八分钟,却打开了潮州对马来西亚潮人社会的一扇视窗。短片后来转到了潮州电视台,促成了该台次年春节派遣大队人马到马来西亚拍播逾三十天的《马来西亚探亲行》。其中,柔佛古庙万人空巷的营老爷场面及震天欢呼的“兴呀!发呀!”在潮州市民中引起极大的文化震撼,不久,潮州便有了一场针对营老爷的座谈会。2009年,电视台再派员拍摄新山游神,2011年春节,潮州市民都在紧跟一套思路清晰的纪录片《他山之石,新山游神的启示录》。
  《新山游神启示录》预告片中,配合色彩斑斓的柔佛古庙游神场景,有一段话开宗明义说缘起:“这是‘人与神共狂欢的嘉年华’,这是发生在马来西亚新山市的游神盛宴。在潮州传承了千百年的游神文化,为何在一个遥远的国度被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在它的发源地为何至今仍犹抱琵琶半遮面,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灰色地带。游神,究竟是封建迷信?是民间信仰?还是传统文化活动?潮州本土的游神活动,将何去何从”?
  2013年春节,潮州市政府让青龙古庙复办庙会,却无绕境巡游“营老爷”。单单如此,估计吸引了30万人。
  去年7月,一场国际论坛在韩江畔的青龙古庙举行,名称《青龙古庙与柔佛古庙民俗文化座谈会》。电视影像之外,“新山游神”终于在潮州作了理性的交流分析!
  去年底,让潮州市民半信半疑的大消息传了开来,甲午年复办营老爷了!
  今年春节前,凤凰卫视在文化学者王鲁湘的带领下走进潮州,原本三辑的计划因青龙古庙即将复办百年游神而增至四辑。王鲁湘说:“信仰是一切民族之母,也是一切民间艺术之根,在潮州,我们所知道的潮州的金漆木雕,潮州的潮绣,潮州的嵌瓷,包括潮州剧,还有潮州的大锣鼓,这一切如果离开了潮州民间的‘老爷信仰’,我们就没有办法对他做一个真正深入的了解。”
  甲午年农历正月廿四日上午的营老爷,这回假不了,连串的节目从元宵节展开,游神后还会办一场研讨会。着名潮学学者黄挺教授的论文结论这样写道:“实际上,青龙庙庙会活动的恢复,因由于思想观念上大环境的改变,但更有赖于一种特别的催化剂。这种催化剂就是新山柔佛古庙游神信息的传入,和这几年新山与潮州之间密切而频繁的文化交流。我认为,新山柔佛古庙人神同乐嘉年华会,应该成为青龙庙会的文化样板。我们的青龙庙会必须好好学习柔佛古庙嘉年华会的文化创新观念和文化产业化观念,才可以越办越好,才能够办成潮州文化的名片。
  本周五新山游神一结束,一大票人就会飞潮州去见证潮州民俗双城记的成形。笔者受邀成为研讨会讲员,被问及讲题,只道:《返潮州,营老爷!》,心中所想却是“花灯美景,百戏杂陈,鼓乐喧天……全城如醉如狂!”

(传自新山) 陈再藩? (2014/02/17联 合 早 报)

? 2012 潮州王伉传统文化研究会 版权所有

本站网络实名:潮州市王伉传统文化研究会

服务信箱:czwkctwhyjh@czwkctwhyjh.com 备案编号:粤ICP备13007535号-1